执离{魂心}灵魂之魔

时间:2019-08-17

  “那就好,”公孙钤往火里加了几根柴。“的确幕容已有一年多未眠了,所以方夜大家希望你能说实话,到底在幕容身上发生了什么?又为何一向聪慧的幕容会变成这般傻样?方夜你就说吧,我们能帮幕容的一定会尽全力去帮幕容。”

  “主子,你还好吗?”方夜的语气非常紧张加不安。然而仲堃仪站在浮玉山上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宁他心情特别的好。“我就是要看到那幕容离死在执明手上那凄惨的样子,执明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好了方夜,不要旧事重提了。”庚辰也站了起来。“我有事问你,为何不能让大家离开这个围栏范围之内,即使离开也必须在一个月之前回来,这是为什么?”

  “对啊!”孟章放下自己手里的碗筷。“方夜,我觉得一年前你就对我们有所隐瞒了, 而且更加奇怪的事是为何我们不能离开这个小屋的范围?就算是离开又为何不能超过一月了?难道这跟阿离有什么关系吗?”

  “公孙说的对啊!我们合力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齐之侃点了点头看着方夜道。

  “这位公子,你是怎么知道我这里的?”仲堃仪惊讶的问道。“方才我听你说的话,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林夭你先下去。”

  “可我想把这些都劈完,就这么一点了!”说完他继续那个劈柴的动作。“方夜现在的日子真好,这不及王宫里,但是这样子的日子,没有算计,没有阴谋,也不要考虑管不管得好某件事。”

  这时在执明的梦里,他梦见了他的太傅被绑着,威将军还拿着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而幕容离只是在王城上面看着无动于衷,这时以前的自己从后面冲了出来,大喊着太傅这两个字,就这样太傅还是又一次死在了威将军手中。

  “执明国主,来这所为何事?”庚辰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酒,喝完后看了看执明,露出了很不爽快的表情,把酒坛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声的道。“执明国主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是是是,主人说的是。”他的神情显得非常紧张,手心都出汗还不停的擦拭额头上了汗好像有事隐瞒,但那恶灵只想着自己的过往而忽略了他的这些小举动。

  “王上,眼下我们不能因为遖宿而乱了我们原本攻打瑶光的计划”骆珉有些心急,担心执明会放弃攻打瑶光的计划,而误了先生的大计,但并没有漏出那心急的表情出来。“依臣看这分明是那幕容国主利用遖宿王而帮自己拖延时间之法,那幕容国主心有九窍王上还需要防范才行啊!”然而这时一个侍从急匆匆的走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呢?遖宿王怎么会.....,执明听了大吃一惊。事情是这样的仲堃仪怕因遖宿王而坏了自己的大计,然而是就对遖宿王再次用了离间计,说巧不巧这遖宿王还信以为真了。因此才想于天权联手攻打瑶光,然后那个侍从把谈和书交给了执明。

  “你们在聊什么悄悄话?说说说说......给我听听.....快.......快!”庚辰话还没说完,庚寅不知从何而来的打断了他的话。

  方夜立马站到了幕容离前面把幕容离挡在了他身后。“执明国主,有我方夜在你就休想动我们家主子。”

  “李爷爷,你说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偏偏说这个呀!”坐在李爷爷身边的公孙钤道。

  话一刚落他便拉着庚寅缓慢的离开了,而执明听了方才庚辰的说整个人都像死了一样呆呆的站着。他不知在这里发呆了多久,连小胖来找他了他都不知道,小胖连续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反应,小胖看到这样的执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胖急忙的试着在叫执明几声试试若还是这样子他便立马的叫太医。

  “你在这里劈吧,我帮你搬过去。”方夜走道孟章面前,把他劈好的柴都搬进了厨房,然后又回到了孟章那里。“好了,你也不要太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王上!”方夜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站起来大叫了一声!“王上,你还能听到臣说的话吗?”

  “方夜,我们想听你说实话。”公孙钤还是看着他,并把身边的幕容离扶着坐下。“阿离,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会变成这般模样?”

  “回先生,属下按照您的吩咐在瑶光王城盯了有半年余久,说来也奇怪,那幕容黎居在这半年里从未开过王城大门。”他认真的道。

  “无妨,我没事!”显然他开始有些头晕了,又过了两小时后,太傅脖子上的伤已经彻底运河了,太傅也重新恢复了心跳,方夜立即帮幕容离包扎了起来。

  一年后的某天,天权朝会上。执明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显得不怎么高兴,下面站着诸位大臣们都在议论着什么。执明看了这一幕顿时上火了!往桌子上拍了一下,猛的站起来。

  幕容离并没有回答方夜的问题,而是用手里的小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刀,被小刀割破了的手臂一下子流出了鲜红的血出来了,方夜默默的看着还不由的心疼的起来,幕容离把从自己身体流出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太傅被割破的脖子上,太傅的伤也神奇的在慢慢运河。

  午时执明便带领这自己十万大军站在了瑶光王城门口不远处,但是今日和上一次要攻瑶光时有些不同那时天是下着细细的小雨的,但这时后的天阳光明媚,更加让执明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瑶光的门是紧闭这而幕容离也没有前来迎接,这执明的感觉以为瑶光王城的人全死光了一般难受。

  “是!”小胖把执明的衣服拿了过来,“王上您这是要出门吗?要不要小胖陪您一起去呀!”

  “对,他还活着,活的跟个傻子没什么区别。”说完这句话,他便飞快的走了,一下子就没了踪影,执明没有反应过来,还呆在那里。

  “方夜,你把他安放在我的床上吧!”吩咐完方夜他转身去拿了一把小刀,走到了太傅躺在的床上,还静静地看了一会床上的老人。

  几个下人边干活边议论着这事,正好小胖路过这里巧然听到了,听的他直接就生气的道:“王上,只是昏迷了而已,早晚会醒过来的,你们再在这里乱嚼舌根,小心我把你们的嘴巴给封起来,还不去干活去。”

  “哦?!是吗?仲先生”一位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道。“与其看着别人死的凄惨的样子,道不如看看自己是怎样死的,不仅是你这个世界都是如此。”

  很快执明便来到了瑶光王城门口,他随处看了看了只见庚辰依然靠在那里喝酒,然而执明并不敢靠近也不敢问,因为他害怕自己的耳朵没问题,听到的是真的。

  “那是因为那个家伙有专门挖取魂心,一种特殊的药罢了。”方夜越说越心里不舒服,仿佛下一秒都要哭出来了一样。“失去这个的主子,等同一个废人,没有思想、没有感觉,甚至还感觉不到疼痛,连睡眠和其他正常人的生活,行为举止,都不会,一个脑子一片空白的人会有什么感觉?”

  “我去把主子带出来吃饭。”方夜起身往一间屋子里走去,但他的脸还是阴沉沉的,不一会他把幕容离从屋内拉了出来,没错幕容离确实还没死,但他现在的状况就如那个黑衣蒙面人所说,呆呆的跟个傻子没什么区别,不一会方夜就把他从那个屋里带了出来。

  “魂心在我体内,我就是算是它的主人了!”威苍赢瞪了他一眼。“无需你提醒,你身为我的左膀右臂,有些话该问,有些话不该问,你因该很清楚,秋辉,听明白了吗?”

  躲在瑶光王城上面的将士们都是眼泪直流。方夜抱起幕容离的尸体,并没有往执明那边走而是往于执明相反的方向走去,显然方夜不知道让自己的主子和执明再有瓜葛,所以病悄悄地离去了。过了不久后庚辰在王城门口喊到“两位国主别在打了,我们归降于天权,还请毓骁回遖宿去吧!”

  某个人的话还未说完就便听不清楚了,一次次的场景更换将一切的真相都浮现出来了,甚至连仲堃仪的所有计划都显示出来了,突然有一道光,照的执明眼睛都睁不开了,等他缓缓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站在浮玉山上。

  “哈哈哈!幕容离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切,失去了瑶光,失去了他的子民,失去了他最爱的人执明,还有他最宝贵的东西,就是他......”

  为什么阿离有手有脚,非要别人喂饭呢?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傻到无药可救了,整个人都是呆住的。

  随着幕容离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压根听不到方夜在说些什么。看到这一幕的方夜也急了纵身而跳,从王城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幕容离的跟前双手握着幕容离的肩膀拼命的摇晃!“主子,主子你快醒醒,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快醒醒!快醒醒!”无论方夜怎么摇晃幕容离他还是傻呆呆地站着,方夜无可奈何只好停下了这个动作。

  “哼!还真是够忠心的一条狗啊!本王倒要看看你们能坚持多久?”执明嘲讽着方夜。本王还在犹豫什么吗?执明啊执明快上啊!

  “不必了,本王出去走走!”执明接过小胖手里的衣服,披在自己肩上向瑶光那边走去。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阿离,不可能死的,定是本王听错了,本王要再去问问”

  那位于仲堃仪在浮玉山上对话的男子走入了一个极为阴森的地方,传说这个封印着一个非常凶恶的恶灵,到处掺杂着恐怖的气息,时不时还能听到亡灵喊冤的声音,但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气息和声音,他继续往前走,走道了一个雕刻的跟人脸很像的石头旁边,他便跪了下来像是在等候这什么,过了一会那人脸状石头的眼睛发出诡异的红光。

  场景又开始转换了,这一次是乱葬岗,那里堆满了尸体,有的还腐烂了,看着让人无比恶心。

  庚寅边笑边疯疯癫癫的走着,没错庚寅他是已经发疯了是在幕容黎死后,但执明看到此举动的庚寅百思不得其解。“你们国主这是何意?”

  亥时,竹林小屋中陵光、孟章、公孙钤、齐之侃、蹇宾、庚辰、方夜、子煜和翁彤,其中还有一个姓李的老爷爷,他是翁彤的好朋友,他们几个人围在一桌吃饭,各不发言。

  “意思是现在的阿离已经一无所有了?”蹇宾震惊的看着方夜,但方夜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蹇宾继续问道。“那可是魂心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挖走了呢?”

  一刹那间他反应过来的叫到“小胖”,小胖飞快的走了过来听执明的吩咐,执明看着他道:“就算把整个钧天,翻过来都要给本王找到本王的阿离,你多派些人去找,找不到提头来见。”

  “哎!我们这王上啊,自打那日从瑶光回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这样下去我们哲天权怕是要亡国了。”

  方夜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幕容离直接扶道了公孙钤的身边,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各位将士们,给我杀..........”执明买着嗓子吼道。命令一下,执明带着众将士们开杀的时候。燕支朝着执明这里飞来,速度还非常的快。“保护王上”骆珉喊了一声。随着骆珉的一声,执明停下进攻的人马。而这个燕支却并没有伤到执明而是帮他打掉了从背后偷袭的一个暗器,这个暗器非常的锋利,很明显是要将执明杀死,但执明却没有看到。而那只燕支是幕容离凭着自己最后一丁点的意识扔出去的,只想保护执明而已,而现在的幕容离已经完全失去意识脑袋一片空白。

  “将军,现在魂心在您体内,您可以借用它的力量帮您成为天下共主。”他犹豫了一下,继续道。“虽可以借用它的力量,但却是不能完全发挥的,还请将军小心一些,因为失去主人的魂心可不是他人能控制的了的,万一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它吞噬,并会死无葬身之地,还无法转世。”

  方夜话一刚落幕容离便往后到了下去,方夜想拿住可是终究还是让幕容离倒在了那冰凉又潮湿的地上。方夜连忙蹲下身子帮幕容离把了把脉,却发现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这个消息对方夜而言如同晴天霹雳,或许只有方夜知道主子的伤和痛,方夜知道他拼了命想保护的那个人,却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相信过他。战斗声音一直不断,看来毓骁和执明还未分出胜负。

  “我知道的可多着呢!”他笑了笑。“他的确已经死了,若他还活着那跟个傻子也没什么区别,失去了那个的他已经一无所有了,仲先生你应该不知道六壬残卷还有下卷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他露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笑容。“仲先生,我得提醒你,这下卷的内容,跟这八柄剑,脱不了关系在下告辞了。”

  “还不都是拜你们国主所赐?”执明收起了眼泪但仍然还是冷冰冰的。“瑶光本王今天攻定了,幕容国主不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属下无能,没能帮主人找到主人想要的东西。”他害怕的不敢抬头看这人脸状的石头。

  “你们这是想气死本王吗?”他用手指了指诸位大臣们大骂。“一个小小的遖宿还要害本王跟他打了一年由于,打着打着,始终还未分出胜负。你们一个个还有闲工夫在这里废话。都是白饭的吗?”

  “阿离啊阿离你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去。”他用力把他手上的酒坛摔在了地上。“你要我这么办啊?”

  “对,下卷”他看了看仲堃仪。“不要那么惊讶嘛!这下卷知道的人少之甚少,如今这世上只有三人知晓,而我是第四个知道的人。虽然不是整篇,但也算是知道的。”

  “好,如你所愿”他带着他的千军万马面向毓骁。“毓骁国主,你管的也太多了吧?”

  “因为主子就是那魂心的主人。”方夜脸暗了下来,继续说道。“之所以主子会变成这样,那是因为主子失去了他的魂心,曾经瑶光王告诉过主子,主子可以失去所有一切,但唯有这颗魂心丢不得,但是还被挖走了。”

  在这个竹林中,有个小木屋,虽然不怎么豪华,但是坚实的很。这个小木屋不大,但却可以容纳下十来个人的样子,一个身穿绿色的衣服的人,坐在木屋前劈柴。“陵光你在做什么?”

  “臣,领指!”骆珉漏出了一副很邪恶的表情出来了,而执明恰好看到了,但并没有说什么转头就走掉了。

  “幕容离!你当本王的话是耳边风吗?”看着许久一言不发的幕容离,执明非常生气的道。“难道瑶光你不要了吗?那好本王现在就攻城了,幕容国主你还有什么遗言快说吧!”

  “不.......不是.......本王不是来看你笑话的”他慢慢的走进,看着庚辰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压抑着自己紧张的神情。“你们家国主他还活着对不对,你上次说的话是片本王的是不是?是开玩笑的是不是?”

  方夜笑了笑回答:“你说得对,有时候做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比为君者还要自在。”

  庚辰听了这话他缓慢的站了起来,笑了笑道:“执明国主您觉得呢?开玩笑?我像是在快玩笑吗?执明国主你........”

  “幕容国主,孤身一人站在城门口是瞧不起我这身后千军万马的将士们吗?”执明的语气非常非常冷漠,都冷到了幕容离的心里去了。但幕容离始终未发一言只是傻呆呆地站着,躲在瑶光王城上面的方夜看着幕容离好像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之处,便开始有些担心了。

  “执明国主问我发生了什么?”他狂笑了一下。“执明国主觉得应该会想到发生什么了吧?这个不用我说吧?执明国主知道的,我王已经死了!”

  “准备洗衣服呀!”一位穿着紫色的衣服的人回答道。“天气这么好,不把衣服全部洗了,以后我们穿什么呢?如果你想叫我帮你搬柴,那你去叫齐之侃吧!他现在很闲。”

  深夜的竹林小屋,显得格外的美丽,方夜用尽了所有的办法,才将傻乎乎的幕容离哄睡着,不得不说现在的幕容离傻到无药可救了,方夜帮他盖好被褥,然后走到了门前并打开了门,小屋门前大家生好了火,围坐在一起就等着方夜过来了。

  云雾弥漫天空还下着细细的小雨,一位身穿鲜红衣服的男子站在瑶光王城门口。面对着前方银色战甲的执明,两人静静地看着对方都并未发言。

  “你是谁?”仲堃仪急忙的回头发现一个人站在他后面。他看了看他“你是什么人,方才你的那番话何意?”

  “执明国主,你够了。”方夜的心在滴血。“你们曾经的关系这么要好,为什么如今变成这样?”

  “幕容离!”执明非常痛苦的叫着,眼泪都流了下来。“你刚刚是不是想杀了本王,是吗?你说话啊!”

  “呵!执明小儿。”他握紧拳头,用力向桌子锤了下去道。“断我臂之仇,我定当要你加倍奉还,执明小儿。”

  “王上,您还好吗?”方夜关切的问幕容离。“能听到吗?能听到的话就回属下一句吧!”

  翁彤加了一块菜放到自己的碗里道:“哎!我不从想过这个问题了!你这么一说我到是有这样的想法了呢!想回去看看我家王上执明,他......”

  “方夜,我这里给你留了一个位置。”陵光向他招招手,让他坐过来烤火。“阿离的事情,可妥当了吗?”

  “执明国主,何必和一个疯子计较?”瘫坐在瑶光墙城下的庚辰,他身边全是酒坛,手中还拿着办坛酒。“执明国主请回吧!这里已经没有你所说的瑶光了,只是一个废弃的王城罢了。”

  “是”这个士兵刚要走进去看个究竟时,隆!随着一声开门声,瑶光王城的大门被打开了,庚寅走着奇怪的步伐从门里出来,边走还边风言风语的说这什么,在执明身旁的骆珉看了看但并未发现什么。

  他犹豫了一会,因为怕自己说了而仲堃仪却不信,但他还是壮着胆子道:“在调查那人的来历时,恰好路过瑶光,还无意间听到了庚辰和执明的对话,属下这才发现那幕容离已经身亡有一年余久。具体的死因那庚辰便没有透露,先生属下猜想这可能是假死,还有那庚寅已经疯了,眼下的瑶光只是归降于天权的一个无名费城而已!”

  “将军,你醒了?”依然是那个和仲堃仪对话的蒙面人。“感觉怎么样?虽我用魂心将您给复活了,但是您失去的手臂终究还是回不来的。”

  “方夜,即使你有瞒天过海的本事。”庚辰也放下碗筷。“但是终究不能瞒永远呀!”

  “主子,方夜对不起你,方夜不能按照你的旨意进行。”他的眼泪迷失的双眼。“从今天开始这里便不是瑶光了,百姓们都在三天前离开了这里,各位将士们都散了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是啊!”方夜站了起来,瞪着子煜大声说道。“要不是因为救你,主子他会染上时疫吗?”

  “是的先生,学生告辞”林夭走了出去,但他并没有真的走,而是躲在一个角落偷听。

  此时的幕容离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他看了看不远处的执明,但是非常的模糊只能看见一点一点的黑色影子。

  “庚辰?”执明看到了瘫坐在那的庚辰便下了马向他走去,这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他不敢往下想下去了。“这里...发...发生了...什么?”

  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屋子里,有一个穿着战甲的人,坐在一个破烂的凳子上,身边还有一个破旧的桌子,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曾经被执明杀死的威将军,威苍赢(这个名字自己乱编的。),他的确已经死了,但是因为某种力量,复活了。

  “小胖,本王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了这一切都是仲堃仪搞得鬼,还梦到了太傅和子煜被复活了。”他躺在床上说道。

  时间大概过了三小时后,但是太傅脖子上的伤只运河了一半而已,幕容离看到这情形,他再次用刀子将自己的手腕上的伤口割大了一些,而方夜开始担心道:“主子,固然你的血可以无条件的复活任何人,但是也要看年龄的大小啊!年龄越大血量用的就越多,年龄越小血量就用的少,可是太傅年迈已高,主子不要勉强啊!”

  “方才听你说有三个人知道这下卷的人”仲堃仪清了清嗓子。“请问除了你以外,另外三人是?”

  接着毓骁和执明开始一场大战。而幕容离了?还是像傻子似的站在瑶光门口,方夜用尽了所有办法但幕容离依然还是这个样子。幕容离不知站了多久而毓骁和执明也不知打了多久,方夜也是急得跳墙。突然方夜想去了什么,拿起幕容离的左手掀开衣袖看了看。看到这里方夜如同丢了魂似的站也站不稳了。“怎么会这样,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三天前我还以为主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什么?”仲堃仪显然惊讶到了。“这不可能吧!幕容离怎么可能把瑶光拱手相让呢?这背后应该另有隐情,毕竟幕容离他心有九窍,我们需得小心才行。”

  “你说什么?”执明非常震惊的看着他。“阿离还活着,你不是在骗不本王吧?”

  “柴到底劈好了没呀!再没有柴的话,这顿饭又要搞砸了。”厨房里的蹇宾叫到。

  “参见王上!”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王上,这是遖宿王的谈和书,要求与王上一起攻下瑶光王城。”

  “当然!这么幕容离连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吗?”执明的语气比之前还要冷了,连方夜都感受到了。但是他能怎么办了,自己只是幕容离的心腹而已,有些事情他还不能擅自决定。

  “暂无”仲堃仪听到这两个字脸色也变了,但林夭却没有一丝紧张感。“但是属下却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可这个梦却如此真实,真实到让人不敢相信,小胖替本王倒杯水吧!”他起了个身。

  “你不知吗?那幕容黎心有九窍,谁又知道他这次又打折什么主意呢!”他想了想拿出了一个小袋子,“瑶光那边你便不用再盯了,你去把这个交给骆珉,告诉他定要在今日之内让执明攻下瑶光。”

  “找!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幕容离话刚落执明的场景又变了,这一次是幕容离的寝室内,不一会房门被打开了,是幕容离和方夜进来可还带着太傅的尸身。

  “幕容离他并没有死。”秋辉无缘无故走了出来。你们是不是在想,他刚刚不是在和威将军聊天吗,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那是因为,封印在那里的恶灵给了他一种瞬间转移的能力。

  “为什么要我看到这些!.....为什么!”他的眼泪直流,不一会场景就换了,换到了威将军的军营里。

  “主子!我们到了,我偷偷打听道威将军把太傅的尸体丢在了这里。”方夜居然来了这里,这样执明有些吃惊,更让他惊讶的是幕容离也亲自来了。

  “为什么?”方夜看了看他们每个人的脸道。“因为,魂心一旦离开自己的主人超过十天,那么这个世界将会被魂心的力量给诅咒,诅咒的力量会随着魂心离开主人太久而越来越严重,看自这个天下风平浪静那只是诅咒缓慢了一年而已,其实在主子断气的第七天后这个钧天就被诅咒了,但是只要待在魂心主人的身边也就是范围内,就不会受诅咒影响。”

  “主子喂饭的事就交给你了,”方夜准备吃饭,可是大家都不知为何盯着他看。“你们看着我做甚?”

  说到这里方夜沉默了许久都没有开口,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不该告诉大家真相,所以在这件事方面上他是非常的纠结,大家看着沉默的方夜也开始急了,但是却半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在执明身边的骆珉漏出了喜悦,而执明听到这话瞬间崩溃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的,你在骗本王吧?不可能这不可能的”

  “是,属下立马去办。”他接过仲堃仪给的东西离开了屋内,很显然仲堃仪也浑然不知道幕容离已身亡一年有余了,大概是方夜隐瞒的好吧~_~(注意:方夜此人有能瞒天过海的本事-_-)

  “没找到?”他的语气很平淡,听这语气这个恶灵仿佛没有生气。“无妨,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哼!要不是当年我不知道那东西的主人有虚灵力和力量的能力,虚了力量也就罢了还把我的身体一并给搞垮了,不然我早就得手了还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力气吗?”

  这时方夜做好了说出一切的准备了,他咳了几声道:“或许这件事情只有我和瑶光王知道吧!今天我就把我所知道的都告知给各位了,我相信各位会帮我隐瞒的吧?现在开始请不要打断我说的话。这个秘密和六壬残卷的下卷有关系,上卷是跟那八丙神器有关,而下卷则是和魂灵之心有关,魂灵之心简称“魂心”拥有操纵灵魂和控制恶灵的能力,而且还可以改变剑灵的属性,而魂心只认定唯一一个主人哪怕主人化成灰它也会和主人紧紧相连。”

  某个门徒走了进来,脸上挂满笑容好像有什么喜事一样,他往书房走去只见仲堃仪坐在书桌上看着某本书显得非常认真。

  “嗯......”幕容离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足以让方夜能够听到。此时的幕容离意识已经完全不清楚了,但还是听到了方夜叫他的那一丁点声音。而执明将拿有星铭的手高高举起大喊“进攻”显然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因为他说他要攻城,而幕容离毫无反应半天了一句话都未曾回过他。

  “本王与瑶光的事遖宿王插什么热闹?”他看也没看直接撕掉了。“骆珉,随本王去点兵,本王现在就一举攻下瑶光,遖宿王现在和本王是一起的,本王倒要看看那幕容黎面对这一幕该如何是好!你回去告诉遖宿王本王和幕容黎的事,用不着他管。”

  庚辰并没有回答执明的话,直接进了王城把门给关上了,这时瑶光王城已经空无一人了大家都从暗道走了出去。看到这一幕执明有些吃惊“居然降了,我们撤军。”这句话还是执明握紧一拳颤抖着说的。

  他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公孙,你先喂主子吃饭,等会儿我细细于你们说明。”

  “知道了,”仲堃仪站了起来走了走。“那日我在浮玉山上遇到一个人,不知这人什么来历,对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便匆忙离开了,那时我便追了上去却一无所获还让我错过了执明与那幕容离的精彩大战。想来也可惜呀!”那人到底什么来历?仲堃仪想了又想终究想不出个结果。“你给我去调查一下那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给我查出来。”

  “好一个心有九窍啊!”此人是仲堃仪在浮玉山上遇到的那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出现在他的小屋中。“固然他心有在多窍,现在也是回天乏术了吧!”

  “本王就该猜到了,不可能只有你们国主一个人吧!原来是为本王精心准备了一个大陷阱啊!”执明脸显得非常的暗,并拔出了自己握在手里许久的星铭。“幕容国主,事到了如今你还想再骗本王吗?”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

  “大哥........”庚辰看着他心里像被刀子在割一样痛,好好的一个人如今变成这样一个疯疯癫癫,傻里傻气的疯子,他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执明国主请回吧!我现在就郑重的告诉你,你想要的答案,我们家主子死了,如果你想要看到主子的尸首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方公子把主子的尸首带走了,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他把主子的尸首带到哪去,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主子在你攻打瑶光的前三天就有了异常,这件事大概只有方夜知道,总感觉方夜有一件事情瞒着我们,具体是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执明国主你这一年来过得可曾舒坦?若无事那执明国主在下告辞了,走吧大哥。”

  “执明!”毓骁带着十万大军从执明后面而来。“执明今天你要攻摇光,除非从我这十万大军上塔过去。”

  啪!方夜手里的筷子很用力的拍在桌子上打断了翁彤的话,脸色也变得很凶恶,众人看了方夜的动作都看着他,大家都知道方夜这是生气了,因为他讨厌现在,在他身边的人提执明这个名字。

  执明听到庚辰说幕容离已死的消息当场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军营。执明坐在床上沉思了一会“小胖!”他叫了一声,小胖便赶了进来,“王上你醒了,你突然昏倒了差点把我给吓死,王上您没事吧?”

  “还有你!”方夜指着太傅说道。“你知不知道,主子为了救活你,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我可不是主子因你年事已高,就不会对你放很话了吗?”

  “小胖,你说本王是不是还未睡醒?”小胖刚想再试着叫一声的时候执明便说出了这番话,他的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眼角湿透了。“你不在了,我还要这天下做什么!”这一句是执明喊出来的,喊完了他便再次晕了过去。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